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简介 >

一苗难求!代约九价HPV疫苗成“杀鱼盘”新骗局

  随着社会公众对宫颈癌认知程度的加深和相关知识的推广普及,九价HPV疫苗(宫颈癌疫苗)的热度始终不减,如今,九价HPV疫苗可以称得上是疫苗界的“网红”。11月19日,云南省新一批四价、九价HPV疫苗开通在线预约,不少市民表示“一分钟不到就抢光了”。因为量少需求大,不少女性为了在适龄前接种九价HPV疫苗,只能想方设法“抢苗”。然而,有市民因急于“抢苗”,轻信不法分子在网络上发布的预约九价HPV疫苗信息,最终不但没打上疫苗, 还被骗了不少钱。

  九价HPV疫苗在昆明究竟有多抢手?11月23日下午,记者联系了几家可以接种九价HPV疫苗的社区服务站,昆明市盘龙区联盟街道葵花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九价HPV疫苗,每一针都被预约了,“有时候我们一个月去拿一次疫苗,还不一定能拿得到,每次能拿多少针也不稳定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无论网上还是直接到卫生服务中心预约的人都非常多,在网上抢不到的话只能登记排队。记者查询后发现,截至11月23日,已经有11000多人在“约苗(疫苗预约平台)”公众号上订阅了联盟街道葵花社区卫生服务站的九价HPV疫苗到苗通知。

  无独有偶,昆明市盘龙区青云街道青龙顺城府社区卫生服务站的九价HPV疫苗同样供不应求。“现在已经有5000多人在排队了,从现在开始登记预约,至少要等到一年后才能打到九价HPV疫苗。”青龙顺城府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工作人员称,该社区一般两个星期能拿到一批九价HPV疫苗,有时只能拿到4、5针,有时一针都拿不到,拿到多少针就顺着预约名单排队打,如果供应稳定的话,排队时间会短一点。

  “想打九价HPV疫苗的人太多了。”对于云南省妇幼保健院而言,仅是每天打电话来咨询九价HPV疫苗的人都不少,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今年的九价HPV疫苗已经预约完了,下一次预约、“抢苗”至少要等到12月过后有苗的时候,医院工作人员表示,云南省妇幼保健院均实行网上预约,不接受电话和线下预约,市民要查询的九价HPV疫苗预约通知,可以关注“云南疾控”公众号。“投放的疫苗数量数量有限,不能满足所有人的接种需求,我们每天能打多少针也不确定,全看有多少九价HPV疫苗。”

  “去年4月份在社区的卫生服务站登记预约,当时工作人员告诉我,排在我前面的还有2000多人,得等他们打完了才轮到我。”家住盘龙区鑫安花园的李女士今年10月接到了社区卫生服务站的电话,通知她九价HPV疫苗有苗了,可以来接种。李女士激动地说,从去年登记预约到现在,排队一年半终于打上了,“当时社区告诉我,社区并不是每周都有固定的疫苗供应,供应量也说不准,有时五六针,有时一针都没有,有时还要供给第二针和第三针的接种者。”除了在社区预约排队,李女士有时也会尝试在疫苗预约的线上平台“抢苗”、“摇号”,只是“手气不佳”的李女士每次都是“陪跑”,一直没有抢到接种名额,“‘滇医通’上每天早上8点整开始预约,但九价HPV疫苗几秒就抢光了,有时甚至连四价HPV疫苗都抢不到。”李女士无奈说道,好在耐心等了一年半的她终于在26岁之前接种上了第一针九价HPV疫苗。

  除了耐心的等待社区、医院通知,一些即将超过接种年龄的女性还会在各个疫苗预约平台“抢苗”,而“抢苗”不仅靠运气,还得做攻略。

  “要提前在预约的小程序里创建‘就诊卡’、绑定手机号等,开抢当天提前进入小程序。在开抢前1分钟就用秒表计时,倒计时10秒的时候要一直刷新公众号页面,进入挂号页面看见‘可预约’的字样就要马上点‘立即预约’,没反应就一直点,只要有人放弃了预约资格,你就有机会‘上岸’。”

  在25岁的女生佳佳(化名)眼里,抢到九价HPV疫苗的接种名额就如同漂泊在大海里的人上了岸,为了“抢苗”,佳佳做了不少功课。从去年开始,佳佳就一直在各个疫苗预约平台上关注九价HPV疫苗的接种点,但无论自己手速多快,都没办法抢到接种名额。于是佳佳在小红书上发布了一条“求大神帮忙,教教我怎么抢九价HPV疫苗”的文章,不少有“抢苗”经验的女生前来给佳佳支招——“多找几个人帮忙”“多看看抢苗攻略”“找黄牛代抢”等等,还有“黄牛”在佳佳的文章下方毛遂自荐,称800元包抢。佳佳明白网上代约疫苗不靠谱,容易被骗,想要接种九价HPV疫苗还得靠自己。

  “小红书上有很多抢九价HPV疫苗的‘保姆级’教程,从怎么填写就诊卡、怎么选择医院和社区、怎么卡时间抢疫苗、怎么捡漏别人放弃的预约资格等等,都有教程。”佳佳表示,自己在小红书上学习了其他人抢疫苗的攻略后,从10月开始就一直在抢苗,经过数次“实战”,佳佳终于在11月19日抢到了云南妇幼保健院的接种九价HPV疫苗名额。

  记者以“九价”作为关键词在小红书上搜索,相关笔记已经超过了18万篇,仅是“九价抢苗攻略”的相关笔记也超过1万篇。

  据了解,九价HPV疫苗在我国属于二类疫苗。一类疫苗是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的,公民有义务按国家规定的免疫程序接种,也称为国家免疫规划的疫苗;而二类疫苗是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接种的其他疫苗。

  今年3月23日,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召开媒体吹风会,对二类疫苗是否脱离监管或监管有漏洞的问题进行了回答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、医学博士王华庆表示,关于第二类疫苗的管理,从技术来说,跟第一类疫苗是没有差别的,不管是流通环节还是使用环节,技术要求都是一致的。只不过第二类疫苗的采购方式和供应渠道有所不同:第一类疫苗的采购是由政府来进行采购的,之后通过疾控系统逐级分发,最后到接种单位;第二类疫苗是根据《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》规定,生产企业可以直接向经营企业供应,也可以向疾控部门、接种单位供应。经营企业也可以向疾控机构供应,也可以向接种单位供应,也可以向另外的经营企业进行供应。

  目前我国HPV疫苗目前均依赖进口。记者了解到,二价HPV疫苗由葛兰素史克公司提供,四价、九价HPV疫苗由默沙东公司提供。根据美国默沙东公司介绍,疫苗生产流程复杂,生产周期长,HPV疫苗的生产周期要四年。而随着国内市场的放开,国民健康意识的提升,以及医学知识的普及,需求量瞬间被激发,厂家原本的生产能力与接种需求量差距悬殊。加之在疫情之前,有部分女性会选择到境外接种九价HPV疫苗,由于现在受疫情影响,很多人选择在内地打,国内预约打九价HPV疫苗的人数只增不减,九价HPV疫苗供应一时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,使得大家预约九价HPV疫苗难上加难,九价HPV疫苗普遍缺货。

  在国内有很多想要接种九价HPV疫苗的女性,但是抢不到又等不起的,只能付出更高的金钱代价,因为轻信网络上“代约九价HPV疫苗”广告而受骗的消息屡见不鲜。近期,在昆明也发生了一起网上“代约九价HPV疫苗”被骗28000余元的案件。据此,都市时报记者对不法分子行骗套路进行了暗访。

  据报道,近期昆明市公安局经开分局阿拉派出所接到孔女士报警,称其通过微博平台看到一条预约接种九价HPV疫苗的广告,由于自己预约了很久都没预约上,而且马上就要超过九价HPV疫苗的适用年龄,便私信对方咨询疫苗预约、接种等相关问题,期间对方承诺可以帮孔女士预约疫苗接种,但是需要收取疫苗预约费及疫苗费。

  于是孔女士通过平台将自己的身份信息、联系方式发送给对方,并向对方银行卡账户转账4060元(预约费160元,疫苗费3900元),第一次转账成功后,对方以孔女士转账时没有备注清楚疫苗接种人的姓名和接种时间、系统无法识别等理由,让孔女士又转了2笔4060元、1笔15900元。前后4次,孔女士共向对方转账28080元,最后孔女士发现情况异常,怀疑被骗,才向经开分局阿拉派出所报案。

  对此,都市时报记者在微博上以“昆明九价预约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便能看到许多声称“可以预约全国各地九价疫苗”的相关微博。“九价预约:大理、德宏、晋江、昆明、西安、铜川、宝鸡,都可以约,不用排队,一周到一个月左右安排。问:月经期可以打 HPV 疫苗吗?答:可以,但最好避开了。敢于挑战,超越自我,快来吧。”这些博文除了会带着城市名称以外,还会煞有介事的介绍一些与九价HPV疫苗相关的科普知识。除此之外,在很多询问如何预约九价HPV疫苗的微博评论区中,还会有一些用户评论诸如“九价HPV疫苗找他预约很靠谱,我就是找他预约上的”此类的话,并且同时提到了一个代约账号。

  记者选择了其中一位名为“全国九价HPV预约-千玺”的账号,点开他的微博主页,可以看到他发布了许多类似的微博,只是改变了博文中的城市地址。记者以“疫苗需求者”的身份私信联系了该账号,询问对方昆明是否可以预约九价HPV疫苗,“可以的,亲,您在哪个区接种比较方便呢?这边给您查询可预约注射的服务点。”记者将所在位置告诉对方后,不到一分钟,对方便发来一个位于官渡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,并称11月29日就能接种。接着,对方又向记者详细介绍了九价HPV疫苗的厂家、品牌和所有费用,费用包括了3针疫苗费3894元、医生门诊费1135元以及接种服务费75元,合计5104元。

  “保证能预约上吗?预约成功再付钱吗?”面对记者的询问,对方一再保证预约成功后才付款,“您给我们提供所需的资料,这边给您提交订单,您收到医院社区预约通知接种地址、时间、接种码后付款。”除此之外,对方还承诺如果没接种到疫苗可以全额退款,因自身原因无法接种,或通知一次没去接种疫苗,则需要扣除总费用的30%。

  记者询问对方是否可以加微信了解详情,或者通过“咸鱼”等第三方平台交易,对方立即拒绝,并称只能通过微博在线预约,不添加任何联系方式,不通过第三方平台,只能用银行卡转账。“亲,我们给您预约的是内部名额。”对方一遍遍强调九价HPV疫苗的接种名额十分紧张,让记者不要错过机会。

  随后记者表示需要帮忙预约,对方便发来一张信息填写卡,需要记者填写姓名、电话、身份证号码、预约城市和预约时间。为保护身份信息,记者填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,又随便编造了一个名字和一串身份证号码发送给了对方,不一会记者便收到了以“约苗(疫苗预约平台)”为开头的短信:“尊敬的XXX:您已成功预约九价HPV宫颈癌疫苗,请于2021-12-10日上午9:00-12:00下午14:00-18:00前来接种。携带您的接种码:511307到我市地址:官渡区XX社区卫生服务中心,接种时须携带本人有效身份证件前往,本次预约最终解释权归接种医生,请在预约成功15分钟内完成支付。”

  接到短信后,记者根据短信中提供的疫苗接种地点,打电话向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核实,社区工作人员查询后表示,记者提供的“假身份”并没有在该社区登记预约过九价HPV疫苗。“我们社区只可以线下登记预约,没有找任何中介,也没有‘最终解释权归接种医生’这种说法,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医院是不会要求接种者一次性付清三针的费用,九价HPV疫苗是打一针支付一针的费用,而且是接种当天才付款。”社区工作人员说道。

  随后,记者将图发送给疫苗代约人,对方立马发来一个中信银行的账户,要求记者向该账户中转账5104元,“您现在支付一下您的费用,支付完成备注名字、日期后截图凭证发送给我。上传会在三分钟内同步‘约苗’官方公众号,然后您使用您的手机微信登录‘约苗’公众号查看订单即可查询到。”见记者迟迟没有转账,对方称需要在五分钟内完成操作,否则系统到了时间会更新付款账户。到此时对方显然有些着急,不等记者回消息,又提供了一个平安银行的账户,“五分钟内必须付款占名额,不转账的话会被所有医院、社区拉入黑名单,永远都打不了九价HPV疫苗。”对方连发数条信息催促记者转账,记者将社区的回复告诉了对方,对方便将记者拉黑。

  在微博上,与这位“全国九价HPV预约-千玺”类似的博主还有很多,记者还联系了另一位名字为“与您相约在此苗-艾儿”的博主,此人的套路与“全国九价HPV预约-千玺”几乎没有差别,都不添加任何联系方式、不走第三方平台交易、必须使用银行卡转账,甚至两人发给记者的信息填写卡上,连错别字都是一模一样的。两人发送到记者手机上的短信都是以“约苗”开头的短信,短信内容基本一致,在同样的套路下,见记者不转账,都威胁恐吓记者,称“预约名额不付款会被接种机构永久拉黑”“永远无法接种疫苗”。

  记者到“约苗”的官方认证微博进行核实,“约苗”方在其置顶微博上公开表示,“约苗”的官方平台账号只有带有认证标志的“约苗”微信公众号、“约苗健康中心”和“秒苗”微信小程序、“约苗APP”、“约苗”微博账号、“约苗”官网和“约苗”小红书账号,并表示除了上述官方账号、平台外,任何带有“约苗”的账号,冒充“约苗”企业和工作人员说可代预约疫苗、号称“全国现苗在线预约”“有现货直接打”、给账户让先打款占名额的都是诈骗。

  两个账号帮忙预约九价HPV疫苗的“业务流程”与“杀鱼盘”电信诈骗的形式基本一致——“钓鱼手”是推荐疫苗代约账号的网友或不法分子发布的疫苗预约广告;“鱼”是主动联系骗子的受骗者即不法分子的诈骗目标,“杀鱼手”是直接联系受骗者,运用话术骗取受骗者钱财的骗不法分子。骗子会在社交平台等网络页面上,发布各类虚假广告,待受害者点击链接或通过信息主动联系后,骗子以支付手续费,银行卡号错误,资金冻结等各种理由,诱导其缴纳各种费用,最后与受骗者失去联系。

  ·预约疫苗一定要通过官方正规渠道,切记不要盲目相信代预约疫苗。接种疫苗要到正规的医疗机构进行接种,更不要贪图便宜购买“特价疫苗”。

  ·不要随意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,收到短信不代表真的预约成功,可以通过拨打社区卫生院、医院电话核实。

  ·九价HPV疫苗:俗称宫颈癌疫苗,是用于预防人瘤病毒(HPV)感染引起的宫颈癌,可以预防90%以上的宫颈癌。2018年4月28日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有条件批准用于预防宫颈癌的九价HPV疫苗在中国上市。

  ·临床意义:临床试验均显示,接种九价HPV疫苗后可以产生良好的保护效果,可有效减少相应型别的HPV持续感染与宫颈、、外生殖器的癌前病变,保护效力均可达到90%以上。

  ·接种人群:我国批准上市的九价HPV疫苗,其接种适应年龄范围是16岁-26岁女性。

  ·接种禁忌证:对四价宫颈癌疫苗或2018年4月批准上市的九价HPV疫苗活性成分或任何辅料成分有超敏反应者禁用;急性发热、妊娠期、接种过九价或四价宫颈癌疫苗的女性禁用。